【森田疗法】痛苦情感的固着

 

森田疗法之《神经质的实质与治疗》P15-P17

痛苦情感的固着


 

以上列举的心悸加剧发作之类的症状,尤其对其实例,能对该发作的发展和经过情况稍加细致地观察就会知道,它们是最容易由精神交互作用引起的。

 

其他,如单纯的头痛、眩晕,或复杂的强迫观念等,也可以同样由此加以说明。例如头重,或因过劳或睡眠过度,其他如产后或肠炎之后等,都会因头部有异常的感觉而使患者的注意倾注于此。注意与感觉的交互,越发引起敏感。即便是在事实早已消失之后,由于预期恐怖引起的注意固着状态,这就会只在主观上残留下痛苦的感觉,终于构成习惯性头痛。况且,在此基础上,还会象谚语“闲居养成病”或“保养和怠惰相似,同样是错误的“所说的那样,患者想要治好病,便安心静养,过于耽于安乐,由于长时间的睡眠过度,便形成无精打采的生活状态。结果就象“铁不用则生锈”那样,身体变弱,精力衰退,易于疲劳,头渐渐地发沉,精神也恍惚不清起来。

 

眩晕感同样也是如此。例如长时间看书后,突然站立时,或是发烧后从病床上刚起来的时候,或从桥上俯视桥下的激流时,或高速汽车从身旁一掠而过时,有的偶然间便会出现猛然一懵的感觉。随后,它如果和疾病恐怖固定联系起来的时候,

 

则平日也会经常有这样的苦恼。这种情况,最典型的莫过于晕船和它最相似。晕船的人,即使下了船,很长时间身体仍然有摇动感。神经质的症状,如果解释为是一种固定永远不能解除,则更容易理解。

 

关于强迫观念,开始时把它看做是连常人也必然会有的一种现象。在患者自己感到是一种反常的病态性痛苦时,就会引起恐怖,伴随出现的预期感受,通过精神交互作用,就会逐步使这种症状加剧。例如在集会场合偶然碰上一个不好意思的眼光,便会感到面色变红,或者在看护菌痢患者后,产生对细菌的恐怖,或持枪时便出现会不会因走火误伤他人等想法,由于它们浮现在脑海成为动机,患者就会经常将注意倾注于此。其后,平素遇到与此相关的小事,也会引起预期恐怖,并伴随出现痛苦,这种注意和痛苦的交互作用,越来越敏感,终于会引起赤面恐怖、病菌恐怖、凶器恐怖等强迫观念。

 

象这样,一旦形成对该固着状态的忧虑,构成一定的症状后,患者就会经常感受到这种固着现象,并封闭在主观意识内部,就象俗说“追鹿猎狮不见山”那样,因为注意经常只是局限在这一点上,就看不到其他。再如,有个叫野村隈畔的人,在情死之前说过:“向往永恒世界的人的心,世间的常人怎能理解?”这就象自己的身体用针刺会感到疼痛,但是他人的身体即使用枪刺,自己也不会感觉疼痛那样,总是只顾自我焦虑难拔的人,就很难再有推断他人情况的余力。当他人也处在与自己同样的境地时,并不理解与已相同的苦恼。神经质患者经常认为“象自己这样受痛苦和烦闷缠绕的人,社会上恐怕没有同类”,显然突出了上述这一特征。

 

患者不可能离开自己的主观世界:拿他人和自己进行正确的比较,因此也不能给予别人同情。就象饥饿中不能给予他人食物那样,自己因为受恐怖和苦恼困扰,也完全没有顾及他人的余地。因此,患者就变成一个以自我为中心,乞求别人的同情,经常嫉妒他人,忧郁、急躁、易兴奋,终于很难和周围现实的人协调。神经质者这样的忧郁或易受刺激等表现,都是由错误的自我评价判断引起的继发性产物,并不是一开始就特意发生的。例如,具有体质性忧郁的患者,在其素质决定的特发性抑郁心情的基础上,诱发并构成继发性的与此相适应的悲观情绪,神经症者以其悲观情绪为基础,继发性地出现了抑郁。再者,神经质者不象意志薄弱者或兴奋性痴愚者那样具有特发的易激惹性。神经质者偶然也出现暴行,但不象意志薄弱素质的冲动型性格者那样,发生那种冲动行为。他必然要经过一定时间的相当严峻的思虑和辨析,或为了权宜之计或从一定理论出发才去干的。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他与另外的异常人格合并的结果,而不是一个纯粹的神经质者。

 

另外,神经质者的厌人症、回避他人、喜好独居等,也都是续发性的,这是由于担心对自己疾病的影响,但其结果病情逐渐加剧。多数学者看到的神经症者的意志薄弱问题,也是因为忧虑自己假想的病症,成为恐怖的后果继发出来的。这绝不是他当初客观存在的意志力或意志发动能力的减弱,而是一种假的,即似是而非的意志薄弱。由于它们关系重要,特别在诊断上是必须时刻注意的最最重要的条件。

 


 

各位读者朋友们如有什么疑惑不解之处,可加我微信或者文章下面的评论区留言,一起交流互动。

 


 

上一节:【森田疗法】恐饰的感受

下一节:【森田疗法】精神现象——联合作用

 


 

相关推荐:

 

森田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