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田疗法】神经质的三种分类

 

森田疗法之《神经质的实质与治疗》P24-P29

神经质的分类

神经质的三种类型


 

神经质的三种类型

 

从以上讲过的内容来看,按照我的观点,针对神经质的实质加以论断,并根据其单纯与复杂等差别和情况,可分为以下三种类型。

 

普通神经质,发作性神经质,强迫观念症。以前曾经另列疑心病,共分为四种。但是,根据后来的经验,因为它和普通神经质几乎很难明确分开,所以,确定将这个类型去掉、并入普通神经质之内。

 

过去的学者们对于这一分类未能充分注意。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神经质的实质,只是从症状的外貌来考虑分类的缘故。遗憾的是:现在的学者们对这种强迫症和普通神经质是同一种类这一点也不能充分理解。但是从它的治疗结果着眼,根据这两者都可以用完全相同的方法、同样的日数得以根治来看,它们是性质相同的问题是很明确的。过去,对这种强迫观念曾认为是治疗非常困难,而且容易再犯,几乎是不能根治的。

 

歇斯底里或进行性麻痹,对其分类从十分单纯到复杂,以及其他各种变型,可分为许多种类型,就因为对它的实质已完全了解。神经质也应当是这样,只要能够弄清它的实质,当然,上面的分类是可以的。

 

这些病症的互相转移变换或合并等情况,和其他疾病是相同的。普通神经质者,不带有强迫观念样症状的人很少。另外,强迫症没有普通神经质症状的也没有。

 

普通神经质

 

普通神经质,是固有的神经质,也可叫做狭义神经质。过去,一般叫做先天性或体质性神经质,或叫慢性神经衰弱症,或脑神经衰弱等。

 

另外,有的学者曾把神经衰弱症分为脑性、脊髓性、其他心脏性、消化器性、或生殖器性等许多种。但是这样划分只是一种纸上谈兵式的、外形上的分类,在病的性质上或治疗方面都没有多大的意义。这只不过是从患者症状的某种时机,尤其是固着的症状命名的。

 

某患者,苦于便秘和胃弛缓,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没有一次是不吃泻药能够通便的。最近,在胃肠医院住院五个多月,但仍未痊愈。来我处住院后,四十多天的时间内,完全未用药,开始九天期间,便秘还在持续,但自那之后,就逐渐通便。最后,终于大约隔日一次自然通便。

 

另有一位四十五岁的公司职员,四、五年来,受里急后重(有泻意但泻不出来)和粘液便的苦恼,每早一次、下痢时伴有疼痛感,而又因肛门痉挛,而反复产生便意,每次入厕都要一小时以上。入肠胃医院后,按直肠粘膜炎治疗两月以上未愈,经我诊断的结果,坚决命令他每次蹲便所不得超过五分钟。只这一次诊断,一周后就听到痊愈的喜讯。

 

这些,都是由于精神上对某种异常感的固定,因日常生活及对其症状处置上的错误,致使症状日益加重。

 

对于神经质的各种症状,眼科、耳鼻喉科、妇科、消化科、泌尿科、性病科等,医生习惯于按照各自的专业特点,结合与神经质症状直接有关的原因考虑。但是,如果一旦能从神经质症精神上的固着这一角度着眼,即使不施加专业治疗,只靠患者对心理状态和生活情况的改善,也能使之得到根本的治疗。

 

对所谓神经衰弱症的否定

 

历来就有所谓纯粹是后天性或外因性神经衰弱症之说。以我之见,这是一个不合理的病名,而且反倒容易会带来各种误解。对此,简要地说,这只限于对身心的急性或慢性虚脱、或疲劳状态而言。即,这是由于心身的过度疲劳、灾害、伤感、营养不良及其他各种疾病造成的结果,是它破坏了患者本人平素健康时新陈代谢的平衡状态。总之,这时几乎都是体重减轻,故而常常会把它当作首要的目标。这时,身心机能必然呈现比尔德所说刺激性衰弱的状态。或者说各种病后的症状或疲劳时常有的一般状况等,它们几乎都要出现所谓神经衰弱症。对此,实际上丝毫没必要专门拿神经质和神经衰弱加以区别了。

 

另外,有的认为人的精神过劳和身体过劳是两码事。这和把腕部疲劳与脚的疲劳看做两类是一样的。所以,我认为没有必要把精神疲劳叫做神经衰弱。神经衰弱的症状伴随身心疲劳或病后的恢复过程必然会消失。例如,登富士山疲劳的结果,出现腰、腿等部位酸痛,几天之后就能恢复。同样,复习考试过劳带来的头痛或失眠等,不久也可以恢复。只有在因为受疑病观念支配、主要精力固着于病态感觉的时候,伴随着神经质素质的严重程度,其症状必然会变得复杂严重起来。而且,即使疲劳恢复、或病后的身体复原,有的人自觉症状永远也不会消除。但这并不是什么神经衰弱症,而是由于精神上的固着而引起的神经质症状。直到对这一事实能够确诊时,才可以对它的治疗方针和预后作出明确规定。

 

发作性神经症

 

所谓发作性神经症,是我最先命名的。这方面有心悸加剧发作、手足乏力发作、眩晕发作、猝倒感、焦虑不安发作、恶寒、震颤发作,其他如胃痉挛、子宫痉挛等被误为各种疼痛样的发作。这些发作全都是主观上发生的。所以,即使叫它倦怠乏力,但决不是运动麻痹;即使叫它猝倒,实际上并不是意识上的混浊。有时虽然有的患者痉挛发作,但它和恐怖时引起的战栗相同,是一种震颤发作。

 

这种发作的实质,是一种恐怖的感受。疼痛样发作并不是实际上的疼,也不是疼痛的幻觉,况且,醒着也不会梦见疼痛。它俗称作“癪(ji第一声)”,和歇斯底里发作相同。但是,对它的诊断,要根据本人出生以来的素质如何来确定是歇斯底里或是神经质。两者的处置是不同的。如果是神经质,那比歇斯底里要容易治疗,而且还可以根治。

 

强迫观念症

 

所谓强迫观念,是患者把由某一机会得到的感觉或感想疑病性地看做是病态的异常。由对它的既无感知、又不加思考的抗拒心理引起精神上的冲突而命名的。也就是说:没有精神上的冲突,就没有强迫观念。因此,对于本症的治疗,要使患者对其痛苦当作真正的痛苦来加以体验,只要这种抗拒心理没有了,便可消除强迫观念。精神分裂症初期发生妄想时,有的很象是这种强迫观念症,有时很容易将它误诊。但是,它这时决没有明显的精神冲突。

 

关于强迫症,过去的学者们一般认为在强迫观念之外,还可分为恐怖症和强迫性行为。照我的看法,强迫行为在治疗上十分困难,几乎可以说它是一种难以治愈的病症。强迫行为不象强迫观念那样,大都不同时伴有精神冲突的痛苦,多数只是一种冲动性的行为。由于迷信吉凶或洁身自爱,因而出现某种特定的感想,并且感到不这样做就过意不去,只凭这些便随心所欲地直接采取某些相应的行动。患者并没有什么深刻的自我省悟或疾病意识,缺乏对自己行为加以矫治的意向。强迫观念患者发病后也要经历若干年头,甚或到达初老的年龄。其他方面,在外形上,有的和强迫行为也很难区别。但是,看其是否有无精神冲突和治疗愿望则可鉴别。

 

关于强迫观念的分类,几乎是人各一说。自古以来,临场苦闷的名字就较有名。它是因为对眩晕、猝倒、发作、运动麻痹发作、心脏麻痹、精神错乱等的恐怖,害怕去某些场所、广场或群众场合,害怕一般性外出,不敢去澡堂等。对这些,与其叫做强迫观念,事实上多数倒不如列入发作性神经症。总之,这是从外观上命名的名字,不是反映其实质内容的名字。

 

赤面恐怖,也是从古皆知的。从1846年卡斯佩尔写过命名为赤面症的报告开始,1902年哈尔登布鲁克又命名为赤面苦闷,并将它分为三种:①赤面癖(遇到生人就红脸,但不发生恐怖),②赤面恐怖,③持续性赤面恐怖(强迫观念持续不断)。但这只是局限于赤面方面的一种教条式的分类。象这样的强迫观念,是因为他自己对站在生人面前过分介意而发生恐怖,叫做羞耻恐怖倒是比较适当。另一种是怕让人看,一到人前,面色、态度上都感到十分难堪,甚或因害怕和别人应对而面额和脊背出汗,或说话结巴等。再一种是不能正面看对方的眼睛,并为此感到十分泄气(我暂称之为正视恐怖)。因为对个人的应酬方式过分介意,而害怕别人和自己打招呼。还有的人在和人面谈时,因感觉嘴里象小虫在爬一般而苦恼。或者有的在人前、在电车中,因有想要放屁的感觉而不好意思,表现出坐立不安的样子。甚或有的因羞耻而发生震颤恐怖。或者有的是集会恐怖。真是数不胜数。只从表面上局限于“赤面”是不行的。

 

另外,我曾接触过一位害怕看到自己的鼻子尖而感到苦恼的学生。对此,我把它看做是一种强迫观念的心理。因为他把一般人常有的感受专门看成是自己病态的异常现象。在这方面他确实是个很适合引用的例症。

 

其他,按照想到的顺序,围绕强迫观念的名字列举如下:吉凶恐怖、不洁恐怖、毒物恐怖、精神病恐怖、盗窃恐怖(或者怕盗贼、或者怕人说自己行窃)、杀人恐怖(既怕被杀,又怕说杀了人)、亵渎神灵恐怖、怨恨恐怖(既怕被人怨恨、又因自己对他人的积怨难以忘怀而苦闷)、火灾恐怖、闭所恐怖、高所恐怖、尖端恐怖、数数恐怖、遗忘恐怖、不道德恐怖、错误恐怖、误解恐怖、怀疑恐怖、虚无恐怖。计算恐怖、读书恐怖、夜晚恐怖、排尿恐怖、关于性欲的恐怖、怕在地球旋转中掉落地球以外的恐怖等等,数也数不清。

 


 

读者如有疑问可以评论区留言或者在网站首页加我微信,互相交流。

 


 

上一节:【森田疗法】注意的指向与固着

下一节:【森田疗法】形成神经质的有关原因探索

 


 

相关推荐:

 

森田疗法

强迫症怎么治疗

焦虑症怎么治疗

失眠症怎么治疗